NPR1

醉里论道,醒时折花

【祺泽】Mondo Bongo 03


1.

宋亚轩的馒头还没啃完就来活了。

马嘉祺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,搭着红眼航班一大早就回国了。

一路上气压低得没人和他打招呼。

马嘉祺提着一堆从越南捞回来的破烂稀里哗啦倒了一桌子。

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两声,宋亚轩伸手要捞,马嘉祺抢先把手机一扣扬扬下巴指着一桌子的破烂:“现场就捞着这些,你看着办吧。”

宋亚轩收馒头开工。

马嘉祺捞回来的全是变了形的零件或者烧焦的塑料外壳,乱七八糟的一堆连收破烂的都不愿意要。

宋亚轩低头扒拉了半天,找到一枚烧糊的内存条,他擦掉上面的烟灰,扔到放大镜底下,显示屏上露出一列条码。

宋亚轩打开电脑开始捣鼓。

马嘉祺点开手机翻出那天看到的照片。

李天泽在正午的太阳底下打瞌睡,眼睑半阖像加菲猫。

宋亚轩找到便利贴写下一行地址,递给马嘉祺:“这个内存条是在国内出售的,我黑了零售商的电脑,进货单位是本市的一家软件公司。”

宋亚轩瞥见马嘉祺手机上的照片眼睛发亮:“这不是你前夫吗?”

马嘉祺雷劈了一样:“哈?”

宋亚轩接着往下说:“你前夫出去旅游了?”

“哎呀你俩刚离婚他就出去旅游。”

“找小三啊。”

马嘉祺忍无可忍摁了一下宋亚轩的头:“我没离婚。”

宋亚轩掏出啃了一半的馒头半信半疑:“我听说你离婚了啊?”

马嘉祺头痛:“还没有……”

“啊,那就还是要离,差不多差不多。”

宋亚轩的手机咚咚连响了好几声,马嘉祺趁机拿着地址往外溜。

宋亚轩拿起手机发语音:“苞谷苞谷,小马哥绿了,over。”

 

便利贴上签字笔的痕迹已经开始发糊,宋亚轩的大字龙飞凤舞:南滨路长江国际A座鑫达科技有限公司。

这个地址马嘉祺熟悉的很。导航定位的目的地之一,淘宝鲜花店西点屋的默认收货地址。

马嘉祺搓搓脸,照着一楼指示牌上鑫达公司的前台电话打了过去。

屏幕上跳出备注:天泽公司。

电话响了三声后接通,马嘉祺开口:“天泽在吗?”

话务员顿了两秒:“李先生在办公室,需要需要为您转接吗?”

“麻烦您了,他电话一直打不通,我有点担心。”

电话又响了几声才被接起来。

李天泽没说话。

马嘉祺笑了两声:“有没有想我?”

李天泽声音冷漠:“我想你干嘛?真有意思。”

马嘉祺不屈不挠:“你没想我,我可想你了。”

电话那头李天泽终于笑了:“你打电话干嘛?”

马嘉祺盯着墙上的逃生指示图脸上面无表情,说出来的话温柔似水:“好几天没见了,下班要不要来接你?”

李天泽恢复了以往和马嘉祺说话软绵绵的语气:“我自己回吧,你在家等着就行。”

“那就老样子。”

“老样子。”

 

2.

李天泽下车之前对着后视镜仔细整理了一遍刘海,医用胶布被头发遮住,基本发现不了。

收纳盒里手枪和戒指并排躺在一起,李天泽戴好戒指扣上收纳盒。

下车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,李天泽家的小别墅隐在一片绿植里,拉着窗帘的客厅透出影影绰绰的光。

大门没锁,李天泽拧了一圈就开了。

一楼客厅灯火通明鱼缸里的金鱼争先恐后地吐泡泡。

李天泽坐到矮凳上换鞋。

房子是俩人去年年底买的,位置比较偏花了不少存款还卖了马嘉祺在市中心的小高层。

小区安静建筑密度小,虽然花在上下班的时间比以前多了点,两个人还是很喜欢。

刚开春的时候马嘉祺还计划要养条大狗。

李天泽打开鞋柜,两个人的情侣拖鞋整整齐齐摆在一起,李天泽盯着拖鞋上的小扣子有点脱力。

李天泽发呆的功夫马嘉祺不知道从哪突然冒出来,端着杯牛奶站在他跟前居高临下:“你累了吧?”

李天泽被吓得猛一抬头。

马嘉祺被他逗得露出一点虎牙,把牛奶塞到李天泽手里转身往餐厅走:“吃饭吧,等你半天了。”

李天泽迅速把牛奶倒进鱼缸里,跟在马嘉祺后面进了餐厅。

 

餐厅只开了壁灯,餐桌中间点着两盏蜡烛,整个空间晦暗不清。

马嘉祺替李天泽拉开椅子,表情温柔得能掐出水。

李天泽没由来打了个冷战。

马嘉祺坐在他旁边,给李天泽切牛排,刀锋泛着寒光刺啦一下擦过餐盘。

李天泽握住马嘉祺切肉的手大眼睛一眨一眨:“我来吧,你刚出差回来就做晚饭,一定累了。”

马嘉祺放下餐刀笑着拉过自己的餐盘接着切牛排:“也没干嘛,就是在家等你。”

李天泽咬了一口牛排,一分熟变态辣,李天泽食道抽搐差点直接干呕。

对面的马嘉祺一边吃一边看李天泽,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李天泽情意绵绵。

“好吃吗?”

李天泽抓过餐巾不动声色地吐掉生牛肉冲着马嘉祺嫣然一笑:“好吃。”

马嘉祺握着餐刀刀刃朝外:“这几天忙吗?”

李天泽磨磨蹭蹭地切牛排:“还行,也没什么事。”

“你那边怎么样?”

马嘉祺拿了支红酒过来给李天泽倒酒:“不太好。”

李天泽侧过头看马嘉祺。

马嘉祺托着高脚杯倒酒:“雇主除了我还找了别的律师,有点棘手。”

马嘉祺突然松手,红酒瓶落地,半路被李天泽稳稳接住。

餐厅一时间没人说话,只有烛火突然抖了一下。

李天泽认真看着马嘉祺的眼睛松开了红酒瓶,地板炸开一滩液体,粘稠得像血。

李天泽抄起手边的高脚杯泼了马嘉祺一脸,又利落地扯掉桌布。

餐具和烛台稀里哗啦掉了一地,餐厅一片昏暗。

马嘉祺抹了把脸。

防盗门砰得一声,李天泽的车撞到家门口的小门上跌跌撞撞地开跑了。

马嘉祺紧随其后。

两辆车一前一后开上大路,小区路灯昏暗,李天泽不敢开太快。

马嘉祺按下挡风玻璃把头伸出去喊:“天泽,天泽你停下,我们谈谈。”

李天泽一脚油门拉开车距。

马嘉祺打开手机拨电话,被挂断,再打关机。

李天泽车已经开出小区。

马嘉祺加速跟上,两辆车并驾齐驱。

马嘉祺看着驾驶室的李天泽接着喊:“天泽,天泽你太紧张了,你先停下。”

李天泽隔着挡风玻璃看了马嘉祺一眼,方向盘一打使劲磕了一下马嘉祺的车头。

马嘉祺猝不及防头撞在车窗上。

小区位置偏,上了大路车流量也不多,李天泽加速甩掉马嘉祺。

马嘉祺刚才撞得一下咬到舌头满口血腥味,油门一踩,追上李天泽把他的车挤在公路护栏和自己的车中间。

车门摩擦护栏一路火花带闪电。

马嘉祺一肘子砸碎挡风玻璃,顺着车窗爬进李天泽的副驾驶:“天泽,天泽你听我说。”动作幅度太大直接让李天泽看见别在后腰上的手枪。

李天泽抄起控制板上的模型往马嘉祺身上砸,起身往后座爬。

马嘉祺扯住李天泽的一只脚:“嘘嘘,宝贝儿你冷静,你太紧张了。”

李天泽一脚踢开马嘉祺:“冷静你妈。”

马嘉祺扯掉李天泽的鞋陷进副驾驶的空隙里。

李天泽打开后门跳了出去,顺着公路滚出去好远。

马嘉祺怀里抱着鞋来不及控制方向盘,两辆车齐头并进杵到绿化带里。

3.

敖子逸站在门口,防盗门拉开一条窄缝:“你来干嘛?”

马嘉祺靠在他门框上,白衬衫撕掉半只袖子,脸上粘着泥和红色的液体,额头上肿了个包。

 

“说来话长。”

敖子逸堵着门一点没有放他进来的意思冲着马嘉祺使劲眨眼睛:“那就明天说。”

然后就要关门。

马嘉祺一只脚伸进去推敖子逸的门,敖子逸拼命关门。

玄关传来脚步声,接着有人问:“有人来了吗?”

敖子逸胡说八道:“卖保险的。”

宋亚轩的脸从门里露出来被马嘉祺的惨样吓了一跳:“马律师?”

敖子逸放弃挣扎。

 

宋亚轩坚持要回家。

敖子逸把他送下楼,依依惜别了好半天终于上来了。

马嘉祺拆了茶几上包装精美的百利甜,一人饮酒醉。

敖子逸瘫在沙发上垂头丧气:“舞台是你的了,你表演吧。”

马嘉祺把另一只空杯倒满,提起自己的酒杯撞了一下。

“我在越南遇见同行了。”

“这事你不上午刚说完吗?”

敖子逸低头发微信。

马嘉祺又给自己倒满:“李天泽。”

敖子逸发完一大段话抬起头:“他怎么了?”

“哇,你这样不会是让他打了然后逐出家门了吧?”

“是李天泽。”

敖子逸费解:“什么跟什么啊?他打你你打回去啊。”

马嘉祺不说话。

敖子逸弹起来瞪大眼睛: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那个人是李天泽?”

“我靠你不会是让他打坏脑袋了吧,告他告他,让他赔钱。”

马嘉祺掏出手机,碎成蜘蛛网的屏幕上是李天泽在越南的照片:“我在那的时候他也在,小宋查的内存条订货商也是他公司。”

敖子逸喝空自己杯里的酒端正坐好:“我捋捋,你知道他是同行,那他知道你是同行吗?”

“知道,今天回家吃饭还打了一架。”

“你还和他回家吃饭?”

“他早就知道了。”

“你都知道他知道了你还敢回家吃饭?”

“我之前不知道。”

“你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你还敢回家和他吃饭?”

马嘉祺歪在沙发上。

敖子逸倒酒:“然后你就被他打了?”

马嘉祺不说话,调整了两下位置从抱枕里掏出个红盒子,敖子逸来不及阻止马嘉祺快一步打开盒子。

大钻戒金光闪闪。

马嘉祺把盒子扔到敖子逸怀里:“袁女士要梦想成真了。”

 

李天泽盖着条小毯子缩在办公室的沙发上。

深夜里的长江国际静得吓人,只有走廊的应急灯还亮着。

丁程鑫走的时候提醒他不要着凉。

李天泽翻了个身,手背盖在眼睛上。

无名指上的金属贴在眼皮上冰凉。

李天泽抬起手看了半天把戒指摘下来扔出去老远。

窗外灯火辉煌。

李天泽转过身闭上眼睛。

 

评论(8)

热度(48)